主任问小梅洗手间痰盂的事情

www.35222.com,家佳公司是一家生产电子产品企业,公司总部大楼建造气的气势恢宏,环境布置的恰到好处,有山有水有绿化,郁郁葱葱,四季呈绿,虽是夏季酷暑,仍然有鲜花盛开,让人吸眼。
总部管理严谨、规范。人员不多,不到三十人,除了四名保安和一名保洁员,学历都在本科以上。男员工走在街上,一看,便知是知识分子,女员工在公司外面,让人一瞄,便知是从家佳公司总部出来的。
周一早上,是公司总部中层干部在四楼会议室参加例会的时间,会议由副总经理主持。会后,按惯例,是总务科王主任对机关的卫生状况进行检查的时间。
在开会期间,主任他默数了会议室的椅子,一张不少。例会散会,他快步走出会议室,直奔洗手间入口洗手处,眼光直射地面砖上摆放的痰盂,一数,少了两个。凭经验,他决定从每个科室着手查寻。
他身着一身银辉色企业服,脸上架了副金丝边眼镜,中等个头,显得微胖,走起路来小腹有点突出,在女性眼中,显现出成熟的中年的帅哥。
他顺路到了研发科,轻轻用食指敲了三下门,听见室内有请进二字的声音,他推门进入,两眼扫了一下科室地面四周:“请问,你们哪位借用了洗手间的痰盂”。研发科内顿时发出狡黠的笑声。外号称凤辣子的姑娘,收住了笑靥,打开话匣,铿锵有力地告诉主任:“这还要问什么呢,肯定是门卫拿回家了摆”。“这可不好乱说的呀”。主任认真地回道。“我说你主任,凤姑娘说的是呀,什么门卫,不就是个打工的。他们不拿,你拿呀,送给你都不要。”科长眼不斜视地看着电脑屏幕硬邦邦地回道。主任朝凤姑娘苦苦地笑了笑,走出了研发科。
到了三楼的技术科,只有张工程师一人在,主任问他四楼洗手间痰盂的事,张工程师彬彬有礼地让主任坐下,不慌不忙的给主任用纸杯沏了茶,推了推架在脸颊上眼镜,慢条斯理地对主任说道:“细雨蒙蒙夜深沉,梁上君子入我门。腹内读书存千卷,床头金银无半文。出门休惊黄子入我门。腹内读书存千卷,床头金银无半文。出门休惊黄尾犬,越墙莫损兰花盆。天寒不及披衣送,趁着月亮赶豪门”。主任让张工程师吟的郑板桥诗,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放下茶杯,主任道过谢,走出技术科。
设备科、营销科在三楼会议室开会,主任没有进去。漫步下楼来到了二楼,楼道口边,便是二楼一号会议室,透过玻璃门,他看见总经理在与许多人谈笑风生,并小心翼翼地走过会议室。他到财务科门口,见财务科门开着,他用右手轻轻叩了叩门,吴科长抬头见主任到来,连忙告诉主任说,要的数字还没有出来,要到下午才能出来。主任尴尬地告诉吴科长,关于痰盂的事情。
吴科长财大毕业,三十而立,谈吐儒雅,貌似许文强。他听了主任讲的事情后,不假思索地回道:“那还要问,门卫。”财务科主办、出纳、统计及正在办理报销的人,异口同声赞成科长的回答。
主任在一片讥笑声中离开了财务科,出门没几步,迎头遇见分管总务工作的副总,副总见主任闷闷不乐样儿,问主任,主任把洗手间痰盂不见得事情告诉了副总,副总听后,让他去问问门卫昨天有没有外人来过。
主任三步并两步地来到一楼大厅,直奔门卫室。早上,门卫老李交了班后上街去了,是小梅当班。
老李是下岗的50后,人高马大,憨厚,给人的感觉逾花甲之人,妻子无业在家,经济比较拮据。小梅三十出头,是大山里的人,人长得帅气,未婚妻嫌他家贫穷,跟一个自称是老板的跑了。
主任问小梅洗手间痰盂的事情,小梅说不知道。正在质问。老李笑盈盈地手提一件羊毛衫回到门卫室,兴高采烈地告诉小梅:“小伙子你看,我给老婆买了一件打折的羊毛衫哎,夏天买冬季的衣服就是便宜”。“老李,四楼洗手间少了两个痰盂,你拿了吧。”小梅吞吞吐吐地问老李。“你糟讲什么。我是穷,但我人穷志不穷。”老李站的笔直,气汹汹地回道,看都没看站在一边的主任一眼,愤愤地走出了门卫室。主任愣了,呆呆地望着小梅,小梅傻傻地站着,双眼直愣愣地注视着主任。
这时,保洁员强姐拎着拖把来到大厅,看到主任在门卫室,扯着嗓门叫道:“主任啊,你在就好,这拖把实在是不好用了,必须得换了”。主任见强姐强硬的语气,敢怒不敢言,连连说:“好好好”。
强姐四十多岁,一头黑发,身材线条明显,做事麻利,待人和蔼,说话硬邦邦的,人称扈三娘,很少有人知道她的来历。
此时,强姐瞧见小梅那一脸气愤的样儿,气不打哪儿来地质问道:“你主任,看你有文化、假斯文,又欺负我们下岗的呀?”。接着对小梅说道:“告诉姐姐,是不是又冤枉你拿单位东西了”。小梅连忙回道:“主任又冤枉我们拿了公司的痰盂”。
说话间,从楼上下来五六个人来到大厅,接着总经理也下楼来到大厅,同那些人握手道别。主任赶紧走出门卫室,站在总经理的身后,随时听从老总的吩咐。
此时,办公楼外,火辣辣的太阳洒在广场上,天空移动着团团白云。
那五六个人出门上了面包车走了。老总转过身,见主任,告诉他,是他们老家的父母官路过此地看他,并扭头对着门卫室的窗口,看着强姐说:“麻烦强姐把三楼会议室卫生清理一下,把痰盂里西瓜皮到掉,放回到四楼洗手间,并迈着轻盈的步伐上楼去了。
主任听见痰盂一词,霎时间,感觉脸上象被太阳晒的火辣辣的,眼镜顺着额头流下来的汗珠滑到了鼻尖。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古典文学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