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任它烤坏了我

相隔一层纸

别任它烤坏了我。屋子里拢着炉火,

别任它烤坏了我。别任它烤坏了我。老爷分付开窗买水果,

说“天气不冷火太热,

别任它烤坏了我。”

屋子外躺着一个叫化子,

咬紧了牙齿对着北风喊“要死”!

可怜屋外与屋里,

相隔只有一层薄纸。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现代文学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