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知道我要写一篇今昔对比的故事

弹指三十年,我真的不配吟这样沉重的诗行;蝶变三十载,我只知道我处在当下这个崭新的时代,网络覆盖,花香常在,走在文明的城市,好不自在,浓缩了八个字——自由呼吸,自在荣成,我用香帕拂拭这块金子招牌。往昔何样,我去寻觅,才有了万千故事的陪伴。

我在河东这区工作,那里是居民信赖的家,还有一个一帮子大叔辈一起筑成的谈天说地的小巢,时常我会蹭一个位子,随着他们穿越时空,抚摸那时的光与影,感受着萦绕我的正能量。

慕大叔那些年,从来没有撂下青山脚下他辛苦开垦的一片菜园,那是一块不在版图里的山瘠薄地,他告诉我,那些年,时令的菜摘了不少,挨家挨户给邻居接济,可从文明城市创建,他毁园毁菜,种了满园的树,还有花,赶上春秋的时令,他变送菜为送花。他说,把那时的岁月当一段记忆,园的四围,植了葱茏的桑树,摘了桑叶来泡茶,他斟一杯给我,我知道,他是要我感知一下他的精神变化,他说,你说差了,你看分辨率在1米的卫星也可以拍下,不能让不美的东西入画。

可爱的宽老爷,他知道我要写一篇今昔对比的故事,大早就拉着我说,上去蹭茶。早年的他喜欢摄影,三五十年的荣成风俗画都在他的底片里,我笑他老掉牙,他说,那时候你还是个娃,翻开那些泛黄的老片,他指着告诉我,老县委的小房,也指挥过千军万马;三四米宽的南山路,当年都是泥沙;矮旧的百货大楼还在,却不是焕然一新的王华;你看,这幅不起眼的渔村,根本就不能做成画,我接了任务只能勉强去画。我舍不得,把宽老爷的宝贝搬回家,翻了几个晚上,才有了这跟你讲故事的底气,说说我们的变化,我啥也不怕。

大家都称呼他高三爷的福海大叔,更是关不住话匣子,满身都是正能量。三番五次的手术满身开了刀,没有要了他的命,大家都说他心情好,他高声反驳道,错错错,我要学学陆游的情书回答唐婉,都是惠民的政策实在好。那次肺癌花了八万八,他拿了个零头,还赚了一套好睡衣,大家齐声说他就会搞笑。他带着令人好笑的肢体语言,说自己老年大学上了15年,过足了大学瘾,圆了他的中国梦,成了书法专业的博士后后后。今年他忽然八十,大家说他会作秀,他说奥运圣火刚刚走,他要再活七八遭。他不是没有去养老的地方走一走,百里挑一,他说这个并不发愁,大赞“学养结合”的新养老。他瞅瞅对面他的学生牟大叔,一定要他天天一首诗,就写新时代的歌,晨起不挥毫,他就难受,惹得牟大叔都不敢守着他。说着就从衣兜摸出了牟大叔周一上交的作业本,高声唱——

四时美景如画秀水卷翠明山叠千玉

百年老屋存照鸣鸟啼啭黄花绽万金

这是他师徒二人为美丽乡村艺术节奉献的“中国梦说变化”的对联,他说,小冯啊,你是不知道,不是心情好,就怕闲着没事做,他拉住我的手,低声说,人是忙不倒,有事做比什么都好。

凤头村的原党支部书记鞠大叔,喝茶必须日头半天高,七言八语都责备他,撂开了朋友总是迟到,我都脸红生怕鞠书记受不了。他呵呵一笑,大家都知道他当书记20年,练就了爬山猛走的好脚板,每次回来都要说说荣成的新变化,他说就喜欢大家要他讲故事罚他。他手腕上带着里程表,每天20里地一万八千步。

绿岛湿地,他要去,他说,那个城市的肺比他的好,能不惹的大家开心笑么!再转一湖樱花,看千顷水波,一个圈下来就是6里半,湖水总是照着他的影子,相看两不厌。海湾路边一排楼,那是“长青邑海长滩”,他报了楼价,说,往来的客都依次住满了,你看他自豪,还说,这里卖楼都是不让挑,一幢卖完再卖下一幢,就像他村的老农卖花果,五块钱一斤,就是不能捡。

www.35222.com,发笑的是,他说,崂山南面来了个“康德碳谷”,书记市长还没有视察,他就捷足先登了,转了一圈又一圈,投资500亿,举世瞩目一点也不含糊。自私的就是三爷说着兴奋的话,这里山也好水也好,退休金和工资保得了,好再加几百当福利……

你可别说这里没有朝气,那些大叔的精神一点也不输给年轻人,我的故事可能零零散散,我把我的意思说给大叔们听,都说,这个故事就应该这样讲。为什么?我不解很茫然。

牟大叔写了两句诗递给我——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真的是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中国梦,是什么,不就是人民的幸福梦?新时代,是什么,不就是人长精神的好时代?诗人说的差了,不是借着一杯酒劲来精神,时代的脚步正铿锵。

作于2018年4月25日,为“新时代说故事”撰稿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古典文学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