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斌看我吃麻辣烫

王斌看我吃麻辣烫。王斌看我吃麻辣烫。王斌看我吃麻辣烫。01毕业那天,我跟王斌拖着大大小小的行李包,走街串巷,找到一家交通相对方便的小旅馆。16平米的出租屋里,简陋到设备只有一台老式彩电,一张看着老旧摸着扎手的床。甚至连一张可以吃饭的桌子都没有。墙壁上有前租户留下的并不好看的贴纸,以及粘性不太好的挂钩。天花板上卷起的白色刷漆看着让人心里很不是滋味。“算了,再找找吧。”王斌一边说一边拉着我准备扭头向外走。“就这间吧,比起之前看的那些,这个还算可以吧,至少光线很好啊。”我扯着王斌的衣袖,故意抬高声音装出一副满意的样子。我知道他不想让我住这样的房子。可我们目前的经济实力,这样的房子已经不错了。“听你的。”王斌犹豫了一下,转过头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押一付三,交完房租,我们立即回到解放前。去楼下买了一点日用品。在一家叫“酸儿辣女”的麻辣烫店里每人吃五块钱的麻辣烫。王斌看我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的样子,又买了一个一块钱的白饼,顺便将他还没吃完的麻辣烫推给我:“快吃吧,我吃饱了。”我三下五除二吃完了所有东西,连汤都喝得一口不剩。我太饿了。可王斌说他不饿。五块钱,是我们饮食上的消费上限。吃过饭我跟王斌风风火火打扫完房子就已晚上十点多。走了一天的路,找了一天的房,我们都累得不省人事,收拾完就迷迷糊糊睡过去。第二天一大早王斌就匆匆忙忙出去找工作。下午王斌回来,垂头丧气一脸疲惫:
工资都好低。我安慰他: 没关系,小城市就这样,工资普遍低。王斌苦笑:
可是消费水平好高。我跟王斌足足折腾五天,终只能找到勉强凑合的工作。王斌去了一家小广告公司做设计,没日没夜地加班。我去了投资公司,主攻炒现货。刚毕业的我们,工资都低得很可怜。02低工资高消费带来的不止是衣食住行上的窘迫,还有自信心以及自尊心的打击。王斌转正之后工资只涨了300。下班回家,他吧嗒着烟,若有所思跟我说:
没想到毕业后会如此艰难,委屈你了。“不委屈不委屈,以后都会好起来的。”我拨弄着自己的头发,努力压制着鼻子里涌出的一股酸意。我进公司三个月,迷迷糊糊,业绩不是很出色,转正之后工资依然低得感人。我们,依然只吃得起五块钱的麻辣烫,偶尔奢侈一下加个白饼,两个人合起来一顿饭消费十一块。我每次都眼巴巴在菜柜前挑好久,只是为了拣出穿菜多的那根竹签。不幸的是,大多数情况下,一根竹签上只穿两片菠菜。一串素菜7毛钱,荤菜一块。我买5串素菜,再买一块五的粉带,总共5块。王斌也一样,从来不挑荤菜。每次递菜的那一刻我都笑脸盈盈跟老板娘说:
多加点汤哦。老板娘客客气气地微笑着点头。吃完菜,汤里倒点醋,酸酸辣辣的,很好喝。每次我都把汤喝得精光。顺便也将王斌碗里的汤喝光。王斌看我吃麻辣烫,脸上有有幸福的笑容,也有掩饰不住的愧疚。我经常羡慕那些小鸡啄食一样只吃几口饭就能吃饱的女生,因为真的很省钱。可我生来大饭量。半年下来,王斌瘦了七斤,我瘦了四斤。“终于瘦一点儿了,我得继续加油,瘦成一道闪电……”我手舞足蹈朝王斌比了胜利的手势。王斌眉头紧锁,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什么,却又没有说出口。他知道我是故意这么说的,就像我知道他心疼我瘦了一样。如果有钱吃饱,谁TM愿意饿着。03半年后,王斌涨了工资。我这边业务也逐渐顺手,偶尔能拿个不错的提成。我们都涨工资那个月,发了钱,我跟王斌迫不及待冲进麻辣烫店里,每人吃30块钱的麻辣烫。加了荤菜,加了超过一个的白饼。看着彼此鼓鼓的肚皮,我们简直满足到不行。王斌工作越来越顺手,逐渐存到一些钱。不多,但是足够炒现货。我在投资理财公司待久了,逐渐对现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下班后我坐在床上抱着电脑研究K线图,王斌闲的时候就跟我一起研究。大概是工科出身的原因,时间一久,王斌看K线的精准度比我高得多。周末,王斌买了书专门学习K线。只因他做出一个伟大的决定:
要炒现货。我虽知现货这行有人一夜暴富,也有人一夜跳楼。却也抱有侥幸心理。王斌的决定,我没反对。毕竟,靠炒现货赚了大钱的客户大有人在。毕竟,我们太穷了,如果能赢个万八千的,谁不乐意尝试一下?我帮王斌在公司开了户,王斌把攒下的钱全都投了进去。练习了几天模拟盘,各方面操作都已熟练,王斌蠢蠢欲动说要实战。我看他模拟盘赚了不少,全力支持他的一切想法。王斌巧妙抓住了现货可以买涨买跌,现买现卖,24小时交易等优点。实盘操作第一天就稳稳赚了三千二。接下来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有赔有赚,总体是赚的。我跟王斌每天下班草草吃完饭就抱着电脑死死盯着K线图,它的每一次波动,都可能带来我们金钱上的巨大变动,以及情绪上的波澜起伏。周末不加班的时候,王斌认认真真看各种有关投资理财的书籍。我在他旁边被耳濡目染。公司里举行客户线下活动,我忙得不可开交。王斌打电话过来,激动到语无伦次:“赚了……又赚了……一万,一万多……”搁着屏幕,我能想象到一个只能吃五块钱麻辣烫的男人突然之间仅仅一天就赚到一万多的那种难以言表的心情。晚上我们吃火锅庆祝。那顿饭花了将近五百,是我们毕业以来吃饭花销大的一次。我心疼了一晚上,也撑了一晚上。04一份足不出户在家动动脑子动动手指头就能赚大钱的捷径,让王斌彻底陷了进去。我睡觉的时候,洗衣擦地的时候,甚至跟他说事情的时候,他都在一门心思看K线。王斌炒现货两个月,赚了不少,又将赚的钱全都投了进去,他说要达到滚雪球一样的效果。我苦口婆心劝王斌赶紧见好就收,可王斌说人一定要大胆,不能尝到一点点甜头就以为是极限了。我无力反驳。每个月一次的非农如大姨妈一样如约而至。下午下班回来,王斌抱着电脑如坐针毡一样,在买涨买跌之间徘徊又纠结。想到上两个月非农那天都是狠狠地大捞了一笔。这一次,王斌说要做更大的单子。王斌在K线图界面不停地划线,分区间,经过一系列技术分析以及国际金融因素影响分析,他扭过头自信满满跟我说:“做多。”我捧着手机看着直播间分析师对这次美国非农的实时讲解及预测,再看看论坛里大伙儿对做多做空的支持率,也觉得做多是正确的选择。下单成功。经过两个多小时忐忑不安的等待,20:30分,非农数据如时公布。那一瞬间,我跟王斌彻底傻眼了。做反了。非农数据公布的一刹那,我们一脸茫然地眼睁睁看着K线迅速形成下跌趋势,继而继续下跌,不停地下跌……我们……爆……仓……了……短短几秒钟,一分钱都没了。王斌抱着电脑的双手不停地颤抖,他一句话也不说。我眼前一黑,也说不出一句宽心的话。整个晚上,王斌瘫软在床头,抽了一盒又一盒的烟。我们整整几个小时没有说话,彼此沉默,久久沉思。他不知如何翻身,我不知如何安慰。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古典文学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